"好歌曲"第二季年度盛典刘欢靠哼哼任贤齐来逗乐

原标题:刘欢靠哼哼,任贤齐来逗乐

  任贤齐、彭佳慧、杨宗纬、田馥甄将亮相总决赛助阵。

  羽·泉、刘欢、蔡健雅、周华健四组导师叫来“帮手”竞选“年度好歌曲”。

  刘欢将帮唱杭盖乐队的蒙语歌曲。

  “摇滚鼓王”赵牧阳将返场“好歌曲”总决赛,带观众重温《侠客行》的震撼与感动。与窦唯、何勇并称“魔岩三杰”的张楚将登台助阵。

  本周五,第二季《中国好歌曲》将上演“年度盛典”,四张导师大碟的八首原创主打将争夺“年度好歌曲”。昨日,节目组公布了决赛赛制,八位入围学员的原创好歌都将有一位“帮唱”,或是由导师亲自站台助唱。最后确定的搭配为:刘欢与杭盖乐队同唱《轮回》,杨宗纬助阵裸儿《会飞的野马》;周华健帮唱戴荃《老神仙》,任贤齐与苟乃鹏合作《小小》;蔡健雅与祁紫檀携手演绎《得知平淡珍贵的一天》,田馥甄和苏运莹共唱《野子》;羽·泉与王宏恩合作《梦想的颜色》,彭佳慧帮许钧唱《暖光》。节目中,八首原创作品将被分为两组,每四首为一组展示。每组演唱后,现场支持率最高的一首将成为“年度好歌曲”的候选。最终,现场101位媒体评审将在两首候选作品中,投票推选出“年度好歌曲”。在“帮唱”中,难度最大的当属刘欢,因为杭盖乐队的作品《轮回》使用的是蒙语,为此刘欢可能要靠“大量长调哼唱”来避免语言问题。而录制时最轻松的当属任贤齐,与苟乃鹏的合作被誉为现场最会活跃气氛的搭档。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看什么A

  独唱全部变“和声”

  由于八首歌曲全部邀请到导师和明星进行帮唱,原本的独唱版本都将被修改为对唱和重唱形式。在“好歌曲”音乐总监安栋看来,改编最难的是裸儿和杨宗纬的《会飞的野马》,以及许钧和彭佳慧的《暖光》:“这两组帮唱嘉宾和学员的风格都不太像,而且是一男一女,在音色方面有很大的差距,在和弦、和声的编排上都会比较费劲,几乎每天都在改动。”最让节目组省心的要数苟乃鹏和任贤齐的搭配了:“两人的气质和性格有很多契合的地方,都很擅长营造欢乐的气氛,在造型方面也很有默契点。”

  值得一提的是,导师刘欢将两度登台,除了为冠军争夺者杭盖乐队帮唱《轮回》,还将携爱徒刘胡轶演绎春晚金曲《从前慢》。而《从前慢》的编曲将呈现出更贴近盲选的版本,而非春晚的三重奏编曲,歌曲将更多呈现刘欢和刘胡轶的师生交流和情感。

  看什么B

  新人玩点“实验性”

  本季“好歌曲”8强席位尽数产生:刘欢组的杭盖乐队、裸儿;周华健组的戴荃、苟乃鹏;蔡健雅组的苏运莹、祁紫檀;羽·泉组的王宏恩、许钧。面对这份名单,网友似乎并不买账,有人认为入围作品太过“高冷”、“非主流”,听不懂也唱不了;还有网友将裸儿、苏运莹、祁紫檀三位90后女唱作人称作“神婆”,惊呼“神婆当道”。而今年“好歌曲”吸引来的成名歌手,包括罗中旭、“摇滚鼓王”赵牧阳、“民谣诗人”马条等,皆在晋级过程中遭遇“滑铁卢”——马条止步“8进5”;罗中旭、赵牧阳在更早些的“极限创作”就遭淘汰。而PK掉这些大牌学员的,多是些“小人物”。比如,罗中旭输给了19岁的陈萝莉,赵牧阳也是败在90后女孩裸儿手下。对于新人入选,刘欢回应称:“我们只是把更有音乐价值的作品推荐给听众。”在他看来,如果只是推一些容易为大众听得懂的歌,久而久之,人们的鉴赏水平会被这种迁就弄得越来越低,“带点实验性,稍微拔高些,有这个必要。”

  ■ 为何推出“极限创作”

  希望目光聚焦作品本身

  本季最大创新在于“极限创作”,由导师命题,学员在限时封闭创作室内创作新歌。这方案正是刘欢主导的。此前,就有乐评人质疑,称“极限创作”中学员呈上的作品,与盲选之作落差较大。刘欢承认,在一天之内写出来的作品跟反复打磨的作品不能比,但考核形式却是必须。在第一季《中国好歌曲》时,节目组曾采用同一首歌重新编曲的方式,但结果“跑偏”:“节目变成中国好编曲。”许多人都把关注点放在了编曲方式、乐队配器上:“其实我们希望大家把目光聚焦在作品本身。”

  ■ 刘欢回应争议

  比起传唱度,更看重音乐性

  争议一:从去年苏佩卿到今年的裸儿,你倾向的选手作品是否都是“比较难懂”或者偏艺术性?

  刘欢:我没有成心想选让大家难懂的音乐,其实从我个人的价值观,我认为这样的东西更有音乐性。如果都是大家很容易听、所谓的easy-listenning的歌,就会越听越简单,我们的鉴赏水平会被这种迁就弄得越来越低。我们在做的事是希望我们的音乐水平一点点提高,有的时候甚至有点过急,但我觉得这个也是有必要的。

  争议二:好歌曲会比较偏向独立性或者是非主流的作品,这对传唱度来说会有一定的影响,在这方面好歌曲的歌手推广度可能不如好声音,如何能在选手的商业性上有所加强?

  刘欢:首先我们不是要在那儿使劲弄独立的这个事儿,而是希望做大众都接受的音乐。我们不是为了追求非主流,四组评委是在这儿完成自己对音乐的认知、选择。至于商业这个事,我觉得不管做哪种音乐,都需要商业推广,不应该说哪种音乐本身具有商业性,而是因为音乐有品质,商业才推广。

  争议三:上一季的《要死就死在你手里》观众还是能学着唱,但是这一季的作品好像更个人,以后如果大家想唱或者被其他歌手买去唱,会不会有障碍?

  刘欢:首先我们这个节目是要推出优秀的唱作人,他写这首歌就是打算自己来唱的,他最了解自己,他会根据自己唱的难度来写,像《等风来》,那么高没什么人能唱,还有像《野子》,别人确实没法弄,我们也没办法去左右他。我们一直希望能有作品被传唱,但是这个概念在流行音乐发达的地方其实是不存在的,Michael Jackson,没几个人能唱,Beyonce,也没几个人能唱,但是不妨碍它是最好的,他们不考虑这些问题,只考虑音乐是不是足够优秀。不会因为这首歌别人唱不了,就不选这位歌手。我们希望推荐给听众的音乐是有品质的。因为音乐有品质,才有推广价值。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