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数谈《剧场》中演郁珠:5岁的年龄差成为"心结"

原标题:陈数:不能所有的戏都是为了收视

  正在北京卫视播出的《剧场》,陈数扮演舞台魅力和人性弱点同样突出的话剧明星郁珠。在陈数眼里,郁珠不是为了商业上的成功而存在,她是文学的、艺术的、纯粹的。《剧场》的收视成绩一如预料的那样不理想,陈数却看得很淡:“不是所有的价值都可以用收视来衡量,我相信它是一部可以成为‘作品’的作品”。

  对于《剧场》,陈数也并非没有遗憾。观众发现,该剧最有光彩的角色其实是带有“反派”色彩的女配角杜晓红。陈数承认,“如果再年轻5岁,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杜晓红;如果再老5岁,我也能更好地诠释郁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需要借助一些造型上的帮助来达到人物的年龄感。”这一前一后的五年,是陈数的“心结”。

  《剧场》——给我一种很复杂的个人生活情感的回忆

  北青报:郁珠这个角色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陈数:我很“爱”郁珠。这种爱会有疼爱,甚至会有一些同情,甚至也热爱,在某些段落当中也有向往。曾经有人说严歌苓和陈数有契合,这种契合可能就是两个同样向往独立和自由的女性碰撞到了一起。对于女性的独立和自由的向往,可能真的是最最容易吸引我的一个大的主题。

  我对于舞台,对于剧院,我有着很深的感情。小时候看爸爸妈妈舞蹈、音乐演奏甚至歌唱,虽然艺术形式不太一样,但是对于舞台,对于剧场,可能会有着比常人要多很多的那种属于自己的复杂情感。所以刚刚听说有《剧场》这个戏的时候,光听到名字就心生向往了,它给我一种很复杂的多年积累的个人生活情感的回忆。而我认为这种戏越往后越难被变成影视作品。

  北青报:为什么会觉得《剧场》这样的戏以后越来越难变成影视作品?

  陈数:《剧场》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环境,一个载体,一个表现剧作的地点,但是很难做得好。其实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鸟人》就是围绕着一个剧场,围绕着戏里戏外的争斗的一部戏。让大家看出台前和台后的一些故事,台前那些最光彩、最完美的大演员们,带着最完美视觉呈现的人们在舞台后面是怎样的一种真实。但正是因为它太难了,只有大家才能写得好,幸运的是严歌苓老师写了它。

  北青报:你说对郁珠有着复杂的特殊情感,是怎样的?

  陈数:她不完美,可她身上有一种坦荡的干净。在很多专业人士身上都有这样一个共性,就是生活中的他们经常会显得没有才华或者没有什么生活自理能力,但他们在对自己专业领域会有一种高度的专注,会有一些纯粹,这种纯粹是属于真的要走进她、了解她才能感受到的。我觉得郁珠身上无论是对于感情,对于她的舞台,她身上都有这样一种纯粹。她太容易成为人们攻击的目标了。可是当一切伤害、攻击来临的时候,她又是很勇敢的。无论是我在演,还是在看这个剧本的时候,我都深深地感觉,当一个人真正坦荡、真实的时候,有一种力量,能够让企图伤害她、泼脏水的人有所触动。这些人会反省,自己是不是要比她干净,犹如经历了一次对人性极大的冲撞。

  郁珠——遇到的有点早,也有点晚

  北青报:这部戏里最出彩的人物是女配角杜晓红,你为什么没争取这个角色?

  陈数:你问的这个问题我特别愿意回答。我接演郁珠进入拍摄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片方给我送来剧本的最初本意是希望我看杜晓红这个角色的。当时我就很主动地看了郁珠,因为我知道一般这种大戏邀请我,如果不强调你看某某角色的话,一般都是要我看女主角的戏。其次,杜晓红是更加年轻的一个角色,所以我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肯定是希望我来演更成熟的角色吧。

  但是剧本真正看下来,其实我个人是非常非常喜欢杜晓红这个角色的。我在拍摄时跟很多人说过,我如果年轻5岁,比方说是在拍《铁梨花》时期的那个年龄和状态的我,我一定去演杜晓红。如果我再年长5岁,在扮演郁珠这个角色上会让更多的观众确信。而现在则是需要通过一些造型、表演来达到一定的年龄感。其实近两年中这种比较有深度、文艺性比较强的作品越来越少有人愿意去投,能够碰到已经是幸运了,但是如果一定要苛求的话,我觉得遇到它晚、也遇到它早。

  剧场——其实就是人性的舞台

  北青报:《剧场》虽然着眼于剧场,但它的重心在于人性的演绎,你如何看待?

  陈数:我特别喜欢一本书的名字叫《人间是剧场》,是宗萨仁波切写的。拍摄时,它也是我的枕边书。这部戏也是蛮好地在表达着一个剧场其实就是人性舞台的概念。各式各样的人性都会在这儿上演,善的、恶的、懦弱的、勇敢的、随众的、清高的、不择手段的、无私付出的、斤斤计较的,但是都是可以在这里相互妥协,达成和解的。我觉得这是对人性特别透彻,而且是非常理性的洞察。在某种层面上来说,我觉得这也是严歌苓老师一种内心的悲悯。所以,我心里也是带着悲悯去理解、去接受、去亲近他们的信仰。

  北青报:在满屏小鲜肉、偶像剧的时候,这样一部沉重且缺乏娱乐性的作品显得“不合时宜”,对于演员来说,一部收视不好的作品可能会影响几年的戏约,你有这种担心吗?

  陈数:这部戏从我接的时候就知道,它不是走收视的一部戏,用收视来衡量它的价值,本身就是不正确的评述方式。正因为它注定了不是商业戏,我一开始还遭到了很多朋友的反对,觉得不应该接。但是我觉得,不能所有的戏都是为了收视嘛,我又不是没有在收视上极其成功的戏。我相信《剧场》是可以成为“作品”的一部戏。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选择这部戏,包括杨文军导演决定拍,都是奔着这个出发点来的。

  静心——老艺术家们对艺术像信仰一般不可侵犯

  北青报:怎么想到为这部戏献声,演唱主题曲《独白》?

  陈数:丁薇是我非常非常喜爱的创作型歌手,她的专辑都长期存在我手机的音乐播放软件里。 她也是赵胤胤(注:陈数丈夫,音乐家)上海音乐学院附小和附中的同学。她的歌非常美好,但很难唱。我对于我这次的演唱其实不敢打太高的分。

  北青报:面对各种紧张、压力,你靠什么来调节?

  陈数:我练瑜伽很多年,原来认为它可以优美我们的身体,现在拉伸反而练得越来越少,反而会觉得呼吸和冥想,以及一些休息术,让我自己能够有更加深层的放松。静心,才可以有爆发的那一刻。其实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会很羡慕像郁珠那个时代那些老艺术家,因为他们真的可以做到表演也好,戏剧也好,艺术也好,就像信仰一般深深不可侵犯,那一刹那什么东西都不重要,只有那一刹那是最重要。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