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希特勒的女试毒员

想象一下,当你每吃下的食物都可能是最后一口的时候,什么样的美食才能让你开心。

这就是玛格特(Margot Wölk)的真实经历,时年25岁的她时常经历这种“最后一口”的时刻。原因很简单,她是希特勒的15个战时“食品师”之一。

不过,说是“食品师”,实际上她的工作就是在食物被端给纳粹头子之前,用自己的身体来试毒。因此听起来像是营养师一般的所谓“食品师”不过就是试毒员小白鼠罢了。

作为受害者和幸存者,玛格特多年来一直不愿讨论这段过去。我们只能从她零碎的回忆中拼凑出这段故事。

玛格特战前在柏林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直到丈夫被迫参军并一去无音讯之后,她的生活才陷入黑暗。整个德国都非常狂热,男子被鼓动参军,姑娘们也被组织起来成立“德意志少女联盟”,不过她一直都拒绝参加。

少女联盟......

1941年她柏林的公寓在轰炸中损毁,于是24岁的她逃离柏林,来到位于波兰农村的婆婆家,准备在那个尚未被战火肆虐的田园里享受生活。

但令她难以预料的是,就在3公里外,就是臭名昭著的纳粹指挥部“狼穴”,那是希特勒对东线战场的指挥部,从1941年到1944年,希特勒在那里一共呆了800多天。直到苏军逼近时才逃走。

“狼穴”建立后,玛格特和其他14位镇上的姑娘一起被强制编成了“食品师”团队,无论希特勒是否在,每天早上党卫军官都会准时在八点来她家叫她起床。

而如果希特勒在“狼穴”,这些姑娘就得乘坐汽车来到一栋大楼里,在带着军犬的武装军队监视下试吃希特勒的当日饭菜。如果进食后一小时内这些姑娘没有不良反应,食物才能被进献给希特勒。

玛格特透露,希特勒是一个素食主义者,食物通常是米饭、面食以及新鲜的豆类和蔬菜水果。看似温和清淡,但在连人造黄油都要限量配给的战时,每天吃到新鲜的水果蔬菜贺谷物无异于珍馐。

但没人高兴的起来,很多女孩会在进食的时候因为害怕而哭泣,随后又因为没有中毒而喜极而泣。

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

不要以为给希特勒试毒是多此一举,虽然希特勒是当时德国绝对的权威,但依旧有大批的反对者,比如犹太人的同情者、政敌、以及对希特勒命令不满的青年军官,在希特勒常年以来的精神焦躁症作用下,他几乎不相信任何人,因此食物试毒很有必要。

千防万防,希特勒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1944年7月20日,一群青年军官在“狼穴”内部的会议桌下埋藏炸药并在希特勒开会时引爆。

当时试毒的姑娘们正被组织起来看电影,所有人都听到了巨响,有人惊慌失措地大叫“元首死了!”

爆炸动静是不小,但是希特勒却只受了点轻伤。案发后,营地管理愈发严格,姑娘们被集中看管不予回家。玛格特说道:“我们像是被圈养的笼中动物一般看管。”

很快,玛格特就遭受了战争对女性的暴力——一名党卫军官在夜里用梯子翻进了她的房间并实施了侵犯,但玛格特在侵犯过程中却保持了平静长期的欺辱已经让她明白反抗无用。

“第二天早晨起床,那梯子还靠在我的窗台。”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苏军在1944年年底逼近了“狼穴”,希特勒逃走后,一个好心的德军中尉放了玛格特,并把她送上了去往柏林的火车。这个举动救了玛格特的命——战后那个中尉再次见到玛格特,告诉她其余的14个“食品师”都被苏军当做“狼穴”的工作人员而枪杀了。

狼穴

回到柏林后,走投无路的玛格特被一个好心的老医生救了,当党卫军上门搜查“逃犯”时,这个老医生撒了谎,保住了玛格特的命。

等到苏军完全占领柏林后,玛格特就没这么好运了。作为复仇者,苏军向大批的德国妇女倾泻了兽欲,玛格特在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多次遭受侵犯。最后甚至失去了生育能力。

“我很绝望,我当时几乎不想活了。”

玛格特多难的命运直到1946年才好转,那年她和了无音讯的丈夫重逢了,她把遭受监禁折磨的丈夫照顾的很好,两人相濡以沫了三十多年。

如今玛格特已经接近一百岁了,当记者采访她时,她画好了妆笑容满面地出现,“我一直都笑对生活,这是我生存的伎俩。”

(完)

资料来源:spiegel、telegraph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