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骨教堂,华丽与诡异并行的死亡盛宴

人骨教堂是一座外观并不显眼的哥特式教堂,周围有一片小成规模的墓地。最初这里是银矿的采矿基地,一度成为欧洲最富有的城市之一。13世纪当地有位传教士身赴耶路撒冷,耶稣捧回一袋圣土,安洒在Sedlec地区修道院周围墓地上。圣土的力量是无穷的,因此,周边贵族乡绅将这里视作福地甚至通天的阶梯,死后纷纷选择这里作为安葬地。于是,这里成了风水宝地,墓地规模越来越大。


14世纪的黑死病,15世纪爆发的约翰.胡斯宗教战争,使得波西米亚大地生灵涂炭。为了安抚亡灵,虔诚的传教士选择了将他们带来这里安葬。后来,富有的Schwarzenberg家族将这片地皮买下,并突发奇想地聘请木匠RINT来装饰教堂。木匠对于几何图形有着职业的天赋,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人骨,RINT于是想到了用骨骼来装饰教堂。并最终有了这座名人骨教堂。

曾经这座教堂警戒森严并不对外开放,只在每年11月20日(相当中国的鬼节),才让一般民众入内祈福 ,但现在已经成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像我这样从布拉格市中心颠簸一个多小时火车、再忍受2小时一班回程车的游客比比皆是。

如同外观所反映的,教堂内部其实也非常小,堆砌的人骨使整个空间看起来更加阴暗狭窄。门口由肋骨和头骨串成的帷幔和圣杯指引,有趣的是,木匠在右手墙上用人骨留下了的骨教堂的修建时间、他的名字以及籍贯——“1870 F. Rint Zceske Skalice 1870”,真算得上是意料之外、个性鲜明的“墓志铭”。

阴森的氛围一直随着人走下楼梯,并立刻被吊灯和下方中心对称放置的烛台抓住眼球。烛台以腿骨为主架,下颚成挂帘,撑着一块块排成圆形的盆骨,上面又各自端着一颗充当烛台的头颅。生活中许多仿骷髅元素的工艺品,在这种真实的死亡器皿前显得毫无分量。为这样的烛台点上蜡烛,必定满是敬畏之心吧。

在教堂的四角是用大量的遗骨搭建的金字塔,中间留白的黑洞、再加上教堂本身采光不佳,微微弱弱的冷光,看的人毛骨悚然。这么多的人骨没有链锁着而互相堆积成尖塔型,代表着没有一个人有资格面对上帝的宝座,一直到死也没有区别,显示了死亡的平等与生命的脆弱,而我倒是感受了真实的、死亡的重量。

塔楼副堂悬挂着Shwarzenberg家族的盾形徽章,徽章右下有乌鸦在啄土耳其士兵的眼睛,代表着Schwarzenberg家在1591年Raad战争中对土耳其人的胜利,算得上生动。

展示柜展示了许多Hussite战争时代战士们的头颅,每一个都带有致命伤,看得人头盖骨生疼。


据说工匠为了合理利用,把所有骨头清理消毒,然后分类,花去了很多时间。如今人骨除了灰尘和缠绕的蜘蛛丝,称得上是保存比较完整。

此次旅行,同伴显然不能苟同我的猎奇心。她对死亡避而不谈、对墓园敬而远之,若不是被我半骗半忽悠,根本不会踏上前往小镇的火车。

路途中,我跟她扯了很多人骨并不可怕的理论,比如《西藏生死书》一书中曾引用的密勒日巴尊者的话:

“这个我们如此害怕的所谓’尸体’,此时此地就跟我们住在一起。”

又比如我告诉她初中素描老师穷学生时期、因为买不起骷髅头的石膏而去墓地挖坟偷头骨的故事,甚至再后来这个骷髅头成了他餐桌上的摆设。在大多数美术生的眼里,头骨就只是展现人体面部骨骼结构的模型,仅此而已。

“把骷髅头当成石膏就好啦。”

但这些好像都不能缓解同伴的担心。她在现场象征性地拍完几张照片(并上传到朋友圈后)就删了,似乎认定拍摄骷髅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会招致不好的东西。事实上,虽然用人骨装饰的设计看似阴森恐怖甚至离奇,但其实这是一种缓解人们恐惧死亡的方式。天主教视死亡为神圣的事,死后将尸身献给上帝,象征无上的赞美,因此不妨用平和的心态去看待人骨教堂;或者干脆,尽情欣赏这场华丽与诡异并行的死亡盛宴——它是宗教,更是艺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