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报:《董生与李氏》自古真情可动天

A" class="area">

中国文化报:《董生与李氏》自古真情可动天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2012年02月07日17:29 来源:凡琳女性娱乐 作者:胡 薇
  • 打印
  • 大 中 小

  

 梨园戏《董生与李氏》

  在中国传统的理念中,鄙视“情欲”的同时,却又极为赞赏真挚的情感以及发于本心的热忱。而当这种“情”与“理”的矛盾和抗争,被设置于戏剧作品之中、附着在主要人物身上的时候则更有利于敷衍成戏。从古至今,在很多优秀的戏曲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由于这组矛盾的博弈令剧作愈发摇曳生姿,而创作者对于分寸的拿捏,无疑也是作品成败的重要保证。新编梨园戏《董生与李氏》,正是这样一出充分调动和展示了人物情感及其自身矛盾性的优秀戏曲作品,其对于人物情感的细腻描摹、趣味盎然的精致排演以及幽默而又不失深度的情节铺排,自上世纪90年代面世以来,就赢得了业内专家与普通观众的共同喜爱,并于2004年被评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十大精品剧目之一。近日,该剧在北京世纪剧院的大剧场亮相,再度展现了古老剧种与优秀剧目合一的独特舞台魅力。

  源于宋元时期的梨园戏,是流传于福建泉州地区的古老剧种,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号称是南戏的“活化石”。而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演出的《董生与李氏》,虽是从现代农村题材短篇小说《乌鸦》改编而来的一部古装戏,但经由创作者运用独特的切入角度和颇具匠心的改编,不但古、今没有“各自为政”,而且还巧妙地以古人的语境、今人的思考,成功地讲述了一个宜古宜今、以“情”为核心的故事:彭老员外临终前委托塾师董四畏监管自己年轻貌美的续弦妻子李氏,以防妻子改嫁,不想董四畏却与李氏日久生情,最后喜结良缘。

  主创遵循着梨园戏自身的艺术特点,将雅致和谐趣融于一身,使全剧兼具了现代的情感与传统的韵味。因此,全剧写的虽是市井人情,但是经过创作者草蛇灰线、巧妙布局,将剧种的特点纳入剧作情节的设置和发展、人物的行动与交锋之中,令戏曲艺术虚拟表演的优势得以充分展示出来。不论是第二出“每日功课”中,董生山中跟踪却误踩李氏裙裾的尴尬、李氏温婉宽容中的脉脉含情,乃至归来后董生“虽道非礼勿视,每日里但求一瞻”的暗自倾慕等细节所展现出的情随境转,还是第三出“登墙夜窥”运用戏曲独有的创作手法而完全抛开外在支点、极具喜感的景在人身的个人表演,乃至第四出“监守自盗”中,监视者反遭被监视者设计以及董生攀墙而过后的景随人动、情与境融等舞台效果的达到,都是充分运用了传统戏曲艺术擅长以虚写实的特点,场景的交代和改变完全借由表演程式而展现在观众面前,可谓是情中见景。

  此外,梨园戏表演程式中极具艺术美感的“十八步科母”,在本剧中也被加以强化,全剧于载歌载舞之中、“上不超眉梢,下不过肚脐”的细腻肢体动作和表演等,以古老浓郁的梨园戏特色演绎了今人的情感,在弥漫着丰厚的文化底蕴、隽永鲜活的戏剧氛围中、在传统文化的情境之中,传递出一种现代人的思考。不仅如此,人物举手投足、吟唱歌舞间所流露出的万种风情,更是充分展现了梨园戏的本质特色。尤其是从董生以微醉壮胆,搬来竹凳、借助花木的遮挡笨拙地窥视李氏的一段戏,先通过董四畏一系列的动作给观众传达出了墙的质感、表现其迂执却又未失赤子之诚的个性,继而是他被李氏的风韵和才情折服而生出的怜爱之意,再到被蚊虫叮咬却心虚地吓唬自己,臆想为是彭员外给他的惩戒而长篇大论地说服自己,到下定决心翻墙而过等,完全是以董生的视角描画出月色溶溶之中、墙里墙外情愫涌动的一波三折,不仅揭示出董生清晰的心理轨迹和复杂的情感变化,外现了他内心情感矛盾的激烈,而且还不失一种曲径通幽的含蓄美感。

  而《董生与李氏》的最大特点,也就在于是以情感的推进来促成情节的变化,因此,正是一个“情”字,涵盖、编织和扭结起主要人物的动机以及所有的行动,也带来人物情感的波动和突转。而所有情感的落点,又恰在人物自身。因此,全剧不以复杂的情节取胜,而是主攻人物形象的塑造,通过描摹、刻画董生与李氏的人物形象,把戏剧冲突主要集中在了董四畏的心路历程、内心的自我搏击以及如何战胜了自己的迂腐孱弱而最终转变的过程之中。而随着董生这个形象在戏剧冲突中不断地发展和变化,董四畏的心理纠结和变化轨迹也自然而然地被作为重要的看点。他先是被突出展示了“畏天命”“畏大人”“畏贤人之言”“畏妇人”的憨直和循规蹈矩,继而被逼受命成为他人物形象的转折点,尤其是当他对李氏有了情感的萌动之后,董生内心的搏击以及如何最终顺从了自己心底的呼唤,更是成为矛盾和冲突的重点。这也令董生与李氏即使已经有了偷期之秘,但二人是否出自真情、是否可以百年相守,显然还需要经历一场严峻的心灵考验。毕竟,“始乱终弃”还是“始乱终圆”,往往是区别“情种”和“色狼”的一个关键所在。

  而董生与彭员外幽灵的辩论,不仅作为高潮戏直接为观众展现了人物的重要转变过程,也成为了一块人物形象的试金石:只有战胜了外部的幽灵和心中的内鬼,他才能真正抛掉内心沉重的枷锁,重拾自我的尊严。可以说,从“董四畏”到“董不畏”、从“人怕鬼”到“鬼怕人”,富于戏剧性的场面于机趣中彰显出了人物之间的义重情深。而且,也正是董生在全剧最后的这冲冠一怒,令其行变得磊落,其人变得可敬;董生与李氏的两情相悦,也才能摆脱偷情的不端,升华成为真情的爆发。也只有经此一劫,才能验证第四出中缱绻司总管氤氲使者所言“自古真情可动天,又何必鸳鸯牒下有夙缘”的谶语,也才能从人物自身出发,彻底冲破内外的藩篱,赢得团圆的资格。

  可以说,《董生与李氏》不仅以梨园戏传统的艺术表达,昭示了剧种自身的个性和特色,节奏明快地演绎了人物内在心理的变化,而且以程式为“根儿”,古为今用,假托古人的故事传达了今人的内涵,以一出精品剧目的常演常新,将古老剧种的传统艺术精髓与时代融会并发扬了出来。(来源:中国文化报)

(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