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北美影评:史上最强B级片——《磨坊电影》

" class="article">
火辣MM安在腿上的,是一支改良版的M16A2

恐怖的眼神让人不敢多看

  很显然,这个题目很“不艺术”:艺术家们不会像俺这样成天贼溜溜盯着女人的玉腿看;这个标题甚至很“不科学”:因为《磨坊电影》(Grindhouse)中那位火辣MM安在腿上的,是一支改良版的M16A2(装有榴弹发射器和……刺刀,瀑布汗~~),在轻兵器分类中属于攻击型步枪(Assault Rifle),不属于机枪(Machine Gun)。

  不过,“艺术”、“科学”与“磨坊电影”的关系,就像旧社会地主夫妇与佃农之间的关系一样:熟悉是熟悉,但却是相互鄙视、背后讽刺的那种熟络。为了做一个脱离高级趣味的纯洁的人,俺决定站在“磨坊电影”一边,所以自然得采用一些很不艺术、也很不科学的文风喽,这样好沾一点“磨坊电影”的趣味性。


 

  要体验“磨坊电影”的乐趣,其实不必长篇累牍,一分钟就够了。因为单是《磨坊电影》中那四个“假冒伪”的预告片,已经足够把人笑翻天了。按照电影院播放的顺序,小罗(Robert Rodriguez)的《墨西哥刀王马靴底》(Machete)是一个俗到不能再俗的复仇故事,有趣的是,它与最近上映的《狙击生死线》(Shooter)在情节设定和故事演进模式上基本一模一样。可是,脸部就像月球表面一样“光洁”的Danny Trejo显然要比一脸呆气的Mark Wahlberg有趣而生猛得多。

且不说揸一身小马哥似的披风、然后挂上几十把长短不一砍刀的造型是多么的拉风,单是在摩托车上装一架六管转筒式机枪,就觉得是一项非常有创意的举动:一切都显得那么夸张到好玩,煞有其事到令人喷饭,可谓不折不扣地体现出B级片的乐趣。

  Rob Zombie同学导演的名为《党卫军的女狼:鬼畜拘束窒息男根涙地獄》(Werewolf Women of the S.S.)的预告片,是故意很粗糙的那种融合类型片的乐趣,可以看成是对“女监调教”、“纳粹SM”、“狼人”这几个类型的混合,恐怖是不可能的,色情是一定的,单单预告片中那几个白嫩的丰乳肥臀,已经足够让人眼前“皮鞭与蜡烛齐飞”了。更好玩的是,预告片中还有一位神秘巨星惊喜露面哦,至于是谁,俺先不透露了;只想说该同学最近演出了一部带“星云锁链”的大烂片,而他在《党卫军》中的造型,就是在类型片系列里名闻遐迩的东方不死毒王傅满洲(Fu Manchu),连中国迷信都扯进来了,你说好不好玩?

  Eli Roth执导的《感恩节人体火鸡喋血秀》(Thanksgiving)与Edgar Wright执导的《恐怖无法说“不”》(Don’t)是四个预告片中的上品,两者都极其精准地把握了那一类型片精髓,并在exploitation的程度上做到了极致。自从有所谓“肢解电影”(Slasher Film)以来,西方文化中的各大节日都变得血淋淋了,如今Eli Roth又攻克了感恩节这个最后的堡垒,从而使得荷尔蒙分泌过多的“荸荠”们在一年四季都能方便地被各色杀人狂屠宰,何等令人兴奋啊,真乃祖国山河一片“红”也!预告片中有个蹦蹦床上的镜头,噢卖嘎地,反正剧场里所有男生都发出了不敢相信的惊呼……为啥没有女士的尖叫?因为她们来不及呻吟就晕过去了……如果Eli Roth未来的《人皮客栈2》能做到一半这样的恶趣味,那Cult迷就足以敲锣打鼓了。《恐怖无法说“不”》则以精炼的手法,将局限空间内可能发生的灵异恐怖事件一网打尽,显示出Edgar Wright那“一览众山小”的非凡头脑;最有趣的,是预告片的铺排模式巨傻无比,仿佛刚学会排比的小学生乱造句似的,一个个快速切换的“don’t”极尽聒噪,却又在没有任何转折或高潮的情况下来了个“秃尾巴”似结尾,聪明的内容与搞笑的手法,与B级片的氛围实在是再融洽不过了。


 骷髅头印在车身上好酷

  四个预告片占尽“假冒伪”三字,却唯独不“劣”。预告片已如此醒目,正片的风头是否被盖过了呢?绝对没有!相反,正因为有预告片的开胃作用,两部正片大餐才显得更加诱人。但是,在欣赏两部正片时,不同喜好的观众可能会有不同的反映。

  对于正常B级片爱好者而言,小罗的《恐怖星球》(Planet Terror)显得更为鬼马,乐趣也来得更为直观热烈。

  既然是僵尸片,那就不可避免地涉及“恶趣味”。所谓“恶趣味”,是指故意以夸大的手法表现一些在日常情境中会令人不适的画面来冲击观众的视觉底线。这里必须强调的是“日常情境中会令人不适”,换而言之,《恐怖星球》的这些恶趣味表现,在其特定的氛围中不但不会令人不快,反而会有如饮甘霖的大释放与大自在的感觉。那种感觉,就仿佛一个被修女老婆禁欲了100年的哥们突然看到饭饭家的一堆毛片——那是怎样一种幸福啊~~

  美式僵尸片向来是不惮于表现血腥的,尤其当这些僵尸是“活跳尸”类型时。俺们都知道,香港的“天师捉鬼”类型,捉的是躺在地下N年的尸尸,血肉都被泥土榨干了,因此属于“干”派。美式僵尸片中虽然也有玩“干”派的,但不是主流。所谓恶趣味,那非得“湿”派僵尸不可,因为这样滴滴答答、脓肿变形的玩意儿,比朴实干瘪的同类,更具有视觉冲击力。也许大伙都已经在《撕裂人》(Slither)那样的电影中,见识过“湿”派僵尸的变形效果了。《恐怖星球》中变形并非重点表现层面,大家变是变了,最多脸上此起彼伏冒些小泡,舌尖脓包挤破溅出一小团番茄酱之类的,无伤大雅。作为龙套的大堆变异僵尸们,虽然都很“新鲜水灵”,但近景镜头不多,所以应当不算有多恐怖。

准备干嘛去呢?

  其实,血腥本身既不恐怖也不有趣,它必须和暴力结合才会发挥出效果,而怎样结合,就决定了最终结果是“残忍”还是可以欣赏的“有趣”。具体结合的技术不谈,镜头背后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说,只要导演愿意,那些血腥+暴力场景,想要它恐怖就恐怖,想要它好玩就好玩。《恐怖星球》无疑是属于后者。为了突出血腥效果,以符合B级片exploitation的特征,小罗故意采用了“亚式飙血法”,也就是香港电影过去所采用的血包。不过,小罗所用的血包,无论是容积还是数量,恐怕都是空前的。这样一来,当僵尸群被俺们的英雄们打靶时,那种血舞飞扬的感觉,让人仿佛置身云南少数民族的“泼水节”,不过显然,这里应改成“泼血节”才是。看完《恐怖星球》,更增添了俺做龙套演员的一个信念:要么不做,要做必做僵尸龙套,且不说那样鸡鸡歪歪地走路是多么地好玩,单是被子弹打得浑身血包一齐爆开、然后自己在漫天血箭中抽搐婉转、搔首弄姿、尽情呼号的快感,哪是Rave派对所能比拟的呢?舞在我身边的僵尸,今天你High了吗?^_^

  也许有同志还是看不惯电影里的血腥,尤其是针对“正义”这一派时。《恐怖星球》中死得最惨的,恰好是位副警长,确切的说,他被活生生地分解了。呃~听起来很过分不是?不过,如果诸位了解到扮演该副警长的,是好莱坞资深特技化妆师Tom Savini之后,恐怕就不会那么同情了。考虑到他在《13号星期五》(Friday the 13th)系列、《活死人黎明》(Dawn of the Dead)、《恐怖怪物秀》(Creepshow)系列、《夜夜破胆》(Necronomicon)等经典恐怖电影中,没少设计出超级搞怪恐怖的死法,那他在《恐怖星球》中的遭遇,就不仅不悲惨,反而让人有种“你丫也有今天”的善意快感。

  既然是恶趣味,又怎能不提性与裸体呢?可惜小罗让俺小小的失望了,明明有好几个女配角,却个个包装严实,连两点都没露一下,小小的分特一下。但这并不表明本片不性感,实际上,单单是片头Rose McGowan美眉的一段火辣go go dance已经值回票价。不过,在性话题的恶趣味上,还是小昆在片中的角色诠释得最为完美。尤其是当这样一个性饥渴而荒唐的家伙,遭遇身体变异效果时,那种抵死的场景难以用笔墨描述,俺只能借助最熟悉的迅哥儿的行话来表达:“真的淫男,敢于直面融化的蛋蛋,勇于无视淋漓的鸡鸡……”而这个角色结局之恶趣味,更是博得了影院里满堂喝彩,让人一想起“机枪腿”,就忍不住想起小昆的无厘头命运,嘿嘿。


  终于轮到最好玩的“机枪腿”MM了……作为《恐怖星球》的标志,她无疑是最让人期待的,而她在片中的表现,比大家期望得还要好玩。周星星在《少林足球》里证明了“功夫+踢波”是有搞头的,那么“枪械假肢+功夫”呢?答案是更有搞头。大家不妨现在设想一下这样的设计有什么玩头,到看电影时在比较一下是否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俺相信,如果给于更多时间的话,小罗会将她打造成上天入地、翻江倒海无所不能的超级女战士的。然而,《恐怖星球》的这种设定,显然与《最终兵器彼女》那样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趣味。

  事实上,从机枪腿女郎身上,我们完全可以看到所有B级片的趣味本质:如果以女性玉腿代表高级审美倾向中的“美”的话,砍掉它然后接上一支丑陋的枪械,就表明了B级片故意以粗糙来代替传统审美的追求;同时,由于枪械与肉体联动的荒诞性,又代表了B级片实际上“不装B”、而是充满自我调侃的潇洒劲;通过连场劲爆“演出”,机枪腿女郎到最后会给人一种奇怪的和谐之美——仿佛那玩意就应该长在她腿上,而她那曼妙的身段就应该配支机枪腿才显得更妩媚……于是,一个以好玩为目的的邪典维纳斯形象就诞生了!可以说,“我以玉腿换机枪”的模式,失去只是陈词滥调的枷锁,迎来的是天马行空的自由。

“机枪腿”MM

  相对于《恐怖星球》,小昆的《金刚不坏》(Death Proof)的趣味性就不是这么明显了,甚至乎有不少人会认为它是部大闷片。

  是的,小昆之前的确说过,《金刚不坏》是部Slasher Film。那影迷们发达的脑海里,立马会蹦出血腥刺激的画面来。可不是么?Slasher Film虽然比僵尸电影多了核心的心理惊悚因素,但对于那些受害者牺牲的场景,还是会不遗余力、大肆宣扬的。可是小昆的《金刚不坏》初看上去完全不是这回事:画面干净、怀旧、温馨、琐碎得一塌糊涂,如果事先不明所以的话,很有可能会以为是什么美国琼瑶奶奶拍的家庭生活剧,害得一部分只喜欢所谓“猛片”的观众像马景涛一样呻吟: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真的会死人么?会。但绝对不会是闷死,恰恰相反,是兴奋死;当然,前提条件是你必须了解小昆的用意,以及领会该片真正的妙处。

  事实上,小昆还是那个小昆,还是那个充满恶趣味而好玩的大嘴八卦猥琐男。《金刚不坏》表面之闷极无聊,正是他最爱开玩笑的方式之一:永远出人意料。如果仔细分析的话,这意料之外的作品中,又无处不带有小昆惯有的、招牌式的花招。


   《金刚不坏》中对话极其多,几乎是从头说到尾;而且在那叽叽喳喳的,是八位风姿绰约的美眉,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八个女人简直可以吵翻天了。从这个意义上说,《金刚不坏》又是部货真价实的“娘们片”(Chick Flick),可谁说这不是小昆那“七种武器”之一的“以对话揭示角色性格、以琐碎推动情节发展”呢?在对白本身上,也体现出小昆一贯的拗口而犀利的特色,最典型的当属第一部分中Sydney Tamiia Poitier扮演的角色,绕口的对白堪比《低俗小说》中的Samuel Jackson。其实,这些对白的内容,只要你能听进去的话,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杂乱无章。除了女孩子家长里短、八卦绯闻之外,还有大量对电影与汽车的见解。例如,观众显然能从Zoe Bell这个角色身上,感知她作为特技替身,对于1970年款道奇“挑战”型跑车的喜爱,而该款汽车,正是经典追车动作片《逝点》(Vanishing Point)中那映在整整一代人记忆中的身影。可惜的是,对于目前商业市场的主流观众来说,片中所提到的那些名词仿佛都很遥远,更别提被片中角色用来做调情暗号的罗伯特弗洛斯特(Robert Frost)的那首诗了……可是,这正体现了小昆对于六七十年代B级片黄金时代的喜爱哦,可以说通篇他都在不动声色地营造那种氛围。与小罗的外露不同,小昆这次把乐趣融入到他的电影语言里,要想一一体会,还非得进行电影技法读解不可。

  好在《金刚不坏》中还有两段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的追车场景,这多少可以满足坐等“刺激”镜头出现的观众的胃口。也许看惯了迈克尔贝炫目多机位+CG修饰追车镜头的观众,对于片中充满复古风情的“硬桥硬马”的追逐不甚满意,认为不够“气势”。可要真按照小贝的方式拍了,那就不是六七十年代的风韵了。更何况以真人特技而论,Zoe Bell美眉在时速120英里的汽车顶上玩的那套杂技,应当能让有驾车经验的同志们手心里捏一把汗吧。而前一段汽车特技秀,更是完美展现了老一辈模型特技师们的天赋,所有这一切,都是再烧钱的CG也复制不出来的。

  真实无法复制,电影的乐趣其实也很难复述。勉为其难地罗嗦了这么多,也只不过给个大概轮廓而已。《磨坊电影》中同时体现的原汁原味的B级趣味,以及昆罗二位新注入的猛料,是需要时间与眼光去消化的,绝对不是一声“太爽了”就完事。看得越多,你可能获得的乐趣更大…..

  

(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