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界的伤痛与无奈 伤花怒放(图)

{padding:12px 0px 0px 10px!important;padding:0px 0px 0px 10px;position: relative;} .passportc .card { font-weight: normal; padding:5px 0px 0px 33px!important; padding:0px 0px 0px 33px; width:295px; line-height: 26px; } .passportc .error {color:#FF6000;margin-bottom:-8px!important;margin-bottom:-9px;margin-top:1px!important;margin-top:-2px;height:26px!important;height:1px;} .passportc .card span{margin: 0px 0px 0px 3px;} .passportc .card .ppinput {border:1px #FFA200 solid;height:17px;width:166px!important;width:164px;background:#fff;font-size:12px;margin: 1px 0px 2px 0px;vertical-align:0!important;vertical-align: middle;} .ppselecter, .ppselecter * {font-size:12px; font-family:"宋体", Verdana,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line-height:normal;} .ppselecter {border: 1px solid #FFA700; width: 166px;margin-left:1px;} .ppselecter .ppseltit {background-color: #FFF6DF;height:15px;padding-top:4px;text-indent:6px; color:#FF6000;} .ppselecter table td table td {padding: 3px;} .ppselecter .active {background:#FDD463; color:#333; font-weight: normal;} /* 登录中 */ .ppWaitMsg{background:url(http://www.sohu.com/passport/images/load.gif) no-repeat center 10px;color:#FF6000;padding-top:57px;padding-left:50px;font-size:12px;width:285px;font-weight: normal;} /* 登录后 */ .passportc .listContA{color:#FF6000;margin-top:6px!important;margin-top:10px;margin-left:4px;;margin-bottom:4px;} .passportc .listContA .blog{ margin-top:-10px!important;margin-top:-6px;margin-bottom:-4px!important;margin-bottom:-2px; padding: 1px;margin-right:10px; height: 18px; width: 18px; background-color: #FFFFFF; border: 1px solid #CECFCE; } .passportc .middle{ color:#FF6000; width:330px; border-top: 1px solid #FFD394; } .passportc .middle ul{padding-top:1px;margin-left:0px!important;margin-left:-5px;} .passportc .middle li{ float:left; margin-top:4px; margin-left:5px; } .passportc .bottom{color:#FF6000;width:330px;margin-left:-50px;_margin-left:0;} *+html .passportc .bottom{margin-left:0} /*\*/ html* .passportc .bottom{margin-left:0} /**/ .passportc .bottom ul{margin-left:0px!important;margin-left:-10px;} .passportc .bottom li{float:left;margin-top:6px;margin-left:5px;} .passportc .bottom .dabenying{position: absolute;right:12px;bottom:-45px;_bottom:43px;} *+html .passportc .bottom .dabenying{bottom:-5px;} .passportc .candle{position: absolute;top:-7px;left:-43px;} *+html .passportc .candle{position:absolute;top:11px;left:10px;} 凡琳女性娱乐-凡琳女性 娱乐频道 > 戏剧 drama > 舞蹈艺术

舞蹈界的伤痛与无奈 伤花怒放(图)

2008年03月11日10:28 [我来说两句] [字号:大 中 小] 来源:东方早报

  已故著名舞蹈教育家吴晓邦有句名言:过规律生活、做合理动作。而今,这句箴言已被多数国内舞蹈界人士遗忘。反观西方艺术界,许多鼎鼎大名的舞蹈家和音乐家直到双鬓斑白才达到事业巅峰,其一生积淀的艺术修为往往在晚年喷薄而出,像去年获得终身艺术大奖的68岁的皮纳·鲍什,她的舞蹈超越了炫技和冒险,关注的是人类存在的核心问题。 早报记者 安婧 实习生 魏林

对舞蹈演员来说,舞台上完美亮相的背后,或许就藏着伤痛 早报记者高剑平图

  这是光鲜舞台背后晦暗不明的死角,这是镁光灯闪烁过后无人关注的话题。前一秒钟她还是剧中骄傲高贵的公主,后一秒钟,散场后的她独自舔食伤口。“无论是业内还是媒体都从未关注过舞蹈演员的生存困境。”舞蹈界人士欧建平无奈地说。舞者们心甘情愿承受残酷的“创新”与生命的挑战,只是因为惟有这样,才能在其“短暂的艺术生命”中留下醒目的一笔。

  今年春节联欢晚会舞蹈类节目一等奖———《飞天》由于动作设计不合理引发了巨大争议。

在该舞中,七名广州军区战士文工团的女演员将右腿穿在一个“铁靴子”里,固定在舞台上。这个道具帮助她们完成各种违反重力的倾斜支撑,从而营造出敦煌壁画上飞天的飘逸效果。

  但这种设计对舞蹈演员的身体造成了极大伤害。一名叫王月的小演员因春晚前疯狂地排练而导致严重的半月板损伤,半月板一旦损坏就无法复原,她很可能将就此告别舞台。事故发生后,该文工团团长邢时苗在接受央视《新闻会客厅》采访时说:“我觉得我像魔鬼,但有时是这样。春晚的舞蹈作品都是独树一帜的,我们拿什么作特色?《飞天》练习时极容易伤害半月板,后果是不能再跳舞,但她们接下来一年的演出不用愁了。”  

  《飞天》现场

  舞蹈《醉鼓》是一个著名的危险例子,黄豆豆要在一面由30个大力士扛起的大鼓上完成16个旋子,时不时颤抖的鼓面使表演者每一步都暗藏危险。黄豆豆直言当时非常害怕。如果说,《醉鼓》是一次冒险,那么《飞天》则是在明知演员极有可能受伤的情况下“强行”演出。这样的事件在舞蹈界早已屡见不鲜。

  艺术生命短

  有网友评论说:“演出既不是炸碉堡、攻山头,也不是抗洪抢险,演员发生这么多意外,还被当作优秀事迹来宣传?实在难以理解。”

  演员们最容易受损的膝、髋、踝等关节担负着沉重的肉身,一个50公斤的人每走一步,髋关节负重大于150公斤;在进行跑跳等活动时,膝关节受重甚至达300至400公斤。而当他们的膝盖已经破碎,却仍然要支撑上百公斤的负重并反转腾挪,无疑将加速伤情恶化,甚至导致残疾。记者不止一次看到,漂亮的芭蕾舞姑娘们飞起来轻盈得如同天鹅,但她们几乎每一位的大脚趾都破损变形,非常难看。有的甚至10个脚趾的指甲全部因糜烂而拔掉。

  许多演员都曾冒着骨质疏松的风险,打“关节封闭针剂”上台;有些甚至髌骨骨折、断裂后仍坚持演出。连杨丽萍这样的国宝级别舞蹈家,也曾因演出需要,摘下石膏带伤登台。广州某团还曾发生过12岁小演员脸颊被钢筋刺穿的重大事故。但演员和管理者仍然认为,为了演出付出再多也值得。上下双方扭曲的价值观竟然得到了高度统一。

  “10年,基本上就是舞蹈演员全部的舞台时光。”黄豆豆解释说,“中国很少有演员30岁后仍活跃在舞台上。”所以,他们不惜铤而走险,惟有这样,才能在其“短暂的艺术生命”中留下醒目的一笔。

  “几乎没有家长是为了培养优秀舞蹈家而送他们学舞蹈的。”黄豆豆无奈地说。演员们从小开始系统的舞蹈专业训练,学校为了赶排节目把专业训练看作重中之重,文化课学习时间非常有限。

  浅薄的文化底子本来已经难以满足更深层次的艺术创作需求,再加之20多岁正当年时耗尽所有体力,留下无数伤残,“以身体做赌注,而不是以思想起舞”的他们最多只能在舞台上闪亮10年。而舞团领导们急功近利的心态也是导致国内奇缺好编导,而只有“技术型”演员的原因。

  反观西方艺术界,许多鼎鼎大名的舞蹈家、表演家和音乐家直到双鬓斑白才达到事业巅峰,其一生积淀的艺术修为往往在后期喷薄而出,像68岁的皮纳·鲍什在去年问鼎终身艺术大奖,攀上创作巅峰,她的舞蹈已经远远超越了炫技和冒险,关注的是人类存在的核心问题。

  已故舞蹈教育家吴晓邦有句名言:过规律生活、做合理动作。今天,警句已被大多数舞蹈界人士遗忘。

  收入低保障差

  舞蹈演员基本工资不高,芭蕾演出一场领舞能拿到700元到800元,群舞演员一般只有100元。而民族舞则更低。

  “像中央芭蕾舞团这样的国家级芭蕾舞团每月收入一般在2000元到3000元左右。苏州芭蕾舞团较高,领舞能达到每月8000元,因为他们有企业赞助,其他的团体演员的收入就相差很多了。”北京舞蹈学院教授肖苏华介绍说。

  始建于1979年的宁夏海原民族文工团,只有9名在编职工,只能拿到60%工资,下乡演出全部是义务的,演出收入几乎为零。2005年初,该团又聘了10名演员,这些人每月除500元工资外再无报酬。天津歌舞团2006年共演出了200多场,演员每场演出劳务费基本是100元。

  在上海,一场演出请三到四个专业舞蹈演员伴舞,每人只有人民币150元左右的演出报酬,“收入实在低得可怜。”黄豆豆直率地表示。许多演员抱怨,假唱的拿得多,真跳的却拿不到多少。短短十年的演出生涯,很多人连学费都挣不回来就告别了舞台。所有专业院团都在萎缩。在其他地区,迫于生计,有些演员甚至去夜总会、桑拿房炒更。

  大多数专业院团还不如舞蹈学院,连医务室都没有。演员受伤后,要经历一番折腾才能到医院,许多演员因此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持续几小时地连排下来,体力消耗绝不亚于大运动量训练的运动员。许多还正在长身体的小演员利用一点点排练间歇,匆匆吃一碗两三元钱的麻辣烫就又返回排练场。舞蹈界一直没有营养餐的标配,吃饭要靠演员收入解决。相比较而言,中国运动员的生存环境要好得多。而“舞蹈界没有造星运动,没有公司包装舞蹈演员。他们对自己的艺术前途都不抱多大期望。”黄豆豆道出现实,“许多演员都改了行,比如章子怡、董洁,还有李晓冉。”

  “这些关系演员切身利益的诉求如果不能解决,我们很难留住人才。”黄豆豆无奈地说。

  他们的声音

  早报记者 安婧 实习生 魏林

  为了探寻舞蹈演员生活环境的“真相”,近日,记者来到上海歌舞团和上海芭蕾舞团,随机对几名正在练功的演员进行了采访。

  小周,20岁,北京人,舞蹈中专毕业。月工资1000元,演出费平均每场180到200元。这些钱几乎不够在上海生活。记者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他一脸茫然地笑笑,“当初学舞蹈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想考个舞蹈专业的大专,拿到文凭后当舞蹈老师。跳了这么多年,也不会干别的。”

  小黄,25岁,国家三级演员,月工资不足2000元。幼年练腰的柔软度时不注意,进团没多久就检查出两节腰椎间盘突出。“团里的医务室形同虚设,我现在基本不怎么管它(腰伤)。小时候我并不喜欢舞蹈,但爸妈觉得舞蹈团是事业单位,我就进来了。有一年团里一次走了10个人,现在有的人还靠父母养活。”他无奈地表示,虽然自己是上海人,但可能要被迫离开上海。“没办法,房子都买不起。”

  小陈,28岁,芭蕾舞演员,团里的“顶梁柱”之一,国家二级演员,工资4500元。“团里不为演员的前途着想。有一次我跟团去美国演出,出现了意外,腿骨折了。但团里说没有经费让我在美国治疗,我只能一个人飞回上海,耽搁了很久,差点就跳不成舞了。”据小陈介绍,中央芭蕾舞团有演员基金,待遇较高,但演员们不能随便调动工作,她很苦恼。

  在排练厅外,记者还看到了一位中年妇女。“我是从山东来照顾女儿的。孩子一个人在上海,练功又特别辛苦,怕她营养跟不上。”她说,女儿有时吃饭都要家里贴钱,“她想当老师,但只有中专学历。现在没有大学文凭,根本就找不到工作。”这位女士希望能有人在人民代表大会上为舞蹈演员说说话。“指望团里根本没用。”她说。

  

(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