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相亲大会》:你想要的爱情,都藏在选择里

每个人,对爱情都有这样那样的憧憬。对于理想伴侣,你会描摹出自己心底最希望的模样;对于恋爱与婚姻,你也有自己既定模式。谈不上好与坏,但确实你想要的爱情,都藏在选择里。

上周日晚,江苏卫视《新相亲大会》节目中,性格迥异的三位男嘉宾,给女嘉宾的择偶带来了截然不同的三种画风,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之于“爱情选择题”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关于婚姻:始于原始冲动,还是反复权衡

男嘉宾袁翊铭,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理性派。26年的成长过程中,他所跨出的每一步,都是自己预设好的目标。他的生活,就好比是一本计划周详的记事本,每一个待办事项都必须按时按量完成。

但,也有例外。在袁翊铭看来,爱情这件事情,就应该交还给最原始的冲动。节目中,袁翊铭表示,如果找到了那个对的她,自己希望能够在两年内步入婚姻的殿堂。“恋爱这件事,如果拖得太久,反而不容易结婚。如果爱一个人是没有冲动这个因素在的,我觉得这种爱可能不是那么纯粹。”

袁翊铭的观点,得到了主持人孟非的认同。“那种所谓恋爱长跑7、8年的,基本上会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但很少结成正果。”孟非表示:“爱情长跑一直没结婚,说明两件事。第一,两个人感情很深;第二,两个人有重大障碍。”

节目播出之后,“爱情长跑”这一话题引发热议,有的观众认为袁翊铭和孟非的观点,未免过于绝对。他们纷纷以自身为实际案例,讲述关于爱情长跑的童话故事。“我和我老公就是恋爱八年之后结婚,现在孩子已经快三岁了,我们过得很幸福。”“爱情长跑10年,其中异地4年,但是依然耐住了寂寞,经受住了考验。去年我们结婚了,身边所有朋友都羡慕不已。”

但与此同时,还有一部分观众,是在付出了时光和努力之后,最终败给了爱情长跑。“在一起六年,没有原则性的问题,但最终输给了平淡。六年之后的我们,已经全然没有了牵手步入婚姻的憧憬。分手的那一天大家都很平静,过程甚至是在像和老朋友告别。”有观众回忆道。

关于事业:是养生式淡定,还是力争上游

在女生择偶的过程中,“有上进心”这一点,恐怕是一个必选项。但是,正如主持人孟非在节目中所说的那样,“有的人,是以成功为终极目标;有的人,却是以快乐为终极目标”,这二者无关对错,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而已。

节目中,男嘉宾曹禹,就是“以快乐为终极目标”的典型代表。他毕业之后在南京经营了一家民宿,月收入刚刚过万,能让自己过着还算不错的生活。与很多年轻人充满干劲,想要闯出一番天地不同,曹禹认为钱够用就行了,不想把精力放在赚钱这件事上。而他的工作模式,一定程度上也让旁人羡慕不已:一年只忙半年,一个月休息半个月。

对此,有人认为他不思进取,年纪轻轻就过上了中老年人的隐退生活。“我有点受不了。我希望我未来的另一半是能够让我仰望,能够指引我前行的。”“我不太能接受男朋友比我弱的,我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也有人认为他活得通透,随遇而安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生活是自己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多的钱,可能也买不到曹禹此时此刻的快乐。”“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就像孟老师说的,没有对和错,只有你喜不喜欢。”

关于伴侣:是唯美浪漫,还是踏实务实

关于未来的另一半,有人喜欢唯美浪漫派,让生活处处充满小惊喜和小确幸;也有人喜欢踏实务实派,没有那么多甜言蜜语,却把关心和爱都写在生活琐事和朝夕相处里。但其实,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条分缕析。上周《新相亲大会》的男嘉宾王陈正志,可能就是个例外。

他自称自己是“机甲狂人”,比起与人打交道,他似乎更擅长与人工智能交朋友。在那个靠编程和代码维系的世界里,他游刃有余又自在如初。从舞台上那一段动漫演绎就能看出来,王陈正志有着典型的理工男特性,那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是,理工男就真的是浪漫“绝缘体”吗?王陈正志给出了答案。他十分注重仪式感,每到纪念日与节庆日,他总能DIY一些小物件让前女友倍感惊喜。他也会用理工男特有的方式表达爱意,节目中,王陈正志几次表示想要用机器人给女嘉宾送花,让后者开心不已。

节目播出之后,观众纷纷表示,其实理工男并不是不懂浪漫,只是需要找到那个懂他们点的人而已。“在我看来,理工男的浪漫都很高级,不是俯拾皆是的那种,是需要细细品味的。”“我老公就是理工男,曾经用代码给我独家定制了一颗星球,现在想来都觉得太浪漫了!”“谢耳朵就是典型的理工男吧?突如其来的情话和表白,分分钟肉麻死你哦!”观众纷纷表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365新闻观点或者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5新闻联系
热门话题
每日一题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鹿晗炒工作室鱿鱼

愚人节,艺人们纷纷在微博开启了“愚人节整蛊大赛”~鹿晗说今儿过节发张自拍~他的工作室评论说自己要辞职,结果鹿boss爽快地说准了~后知后觉的工作室哭唧唧发微博说自己要凉凉了,2333~阿信说自己决定要公开了,然而附图看半天也看不出啥名堂来~这种事情他...~~~~~